188出国劳务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华人新闻

同是出国劳务境遇大不同 正规公司派遣轻松有保障


摘要: 来源:大众网 正规出国劳务公司派遣  她的日本工作轻松安定 工资不高但有保障 学到认真务实的工作态度  来到日本仅仅半年的时间,从临沂蒙阴走出来的尹丽丽不仅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环境和工作节奏,并且已经

    来源:大众网

    正规出国劳务公司派遣

  她的日本工作轻松安定 工资不高但有保障 学到认真务实的工作态度

  来到日本仅仅半年的时间,从临沂蒙阴走出来的尹丽丽不仅很快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环境和工作节奏,并且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日本。

 

尹丽丽(左一)与同伴们在珍珠岛游玩的合影。

  工作生活管理严格,但压力不大

  像尹丽丽这样所有去日本出国务工的人群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技能实习生。他们在合同期内只能在一家公司工作,不能擅自离开,一旦发现打黑工,就会被遣返回国。

  尹丽丽的正常工作时间是每天工作8小时,有时安排少量加班。现在的薪资为736日元每小时,加班工资为此基础的1.5倍发放。“因为日本的法律规定,每个月的加班时间不能超过40个小时,所以我们的工作很轻松,并不劳累。”扣除每月的房租水电和年生后金(类似国内的医疗保险)2700多元人民币,每月的剩余薪水在六七千元。

  因为公司对人员的管理严格,一律不准外宿,晚9点前必须回到宿舍,所以尹丽丽和同伴们每天下了班就是一起逛超市买菜,然后做饭。最多的娱乐项目就是聊天和看电视。

  “我没有觉得无聊,反而很惬意,日本的物价没我想象得那么高,吃穿用每月花不到1000块钱。”尹丽丽把大部分的工资都存了起来。

 

    尹丽丽居住的宿舍环境。

  高考失利,决定出国打工闯一闯

  2014年,19岁的尹丽丽高考失利,在老家蒙阴做了半年多的服装导购后,厌倦了每天重复无聊的生活,在同村亲友的介绍下,她决定出国劳务。尹丽丽的家人非常支持她的想法。尹丽丽在莱芜日升国际经济合作有限公司缴纳了43500元的服务费,在面试通过后,取得了去日本出国务工的资格。

  在去日本出国务工之前,通过面试者要进行半年的日语培训和礼仪学习,需通过日语5级考试。“所以,正规的出国劳务派遣公司并不是交钱就一定能出去,也要有面试和培训,还要通过考试。”

  2015年9月3日,尹丽丽与同行3位女工从北京坐上了去往名古屋的航班。尹丽丽工作的公司是一家私人飞机零件制造厂。而她从事的是私人飞机零件检测工作。这个工厂只招收女工,年龄从20岁至35岁,尹丽丽是12名中国女工中最小的一个。

  认真务实最为突出,一般很少回国

  在名古屋出国打工的半年,尹丽丽感受颇多。“说实话,日本完全打破了我以前的认知,这里空气好,街道整洁,国民都十分守规矩。”尹丽丽最大的感慨就是日本人极其认真务实的工作态度。

  “在工作的时候,日本人守时严肃,他们从来不觉得是在给别人打工。”这是尹丽丽学到的最重要的工作观念。虽然尹丽丽的薪资并不是所有劳工里最高的,但是从未有过拖欠现象,日本职工该有的福利他们同样能享受到。

  尹丽丽签的是三年的劳工合同,在此期间只有新年和日本传统的盂兰盆节两个假期。“一般只有家里有孩子的才会申请回去,像我这种未婚单身的还是不回去了,因为机票也挺贵的。”尹丽丽经常和家里人视频,分享她在日本出国务工的见闻和生活近况。“有时候虽然很想家,但是因为我生活得很好,工作也顺利,父母都很放心。”

  定居很难,但想继续在日本生活

  说起未来的打算,尹丽丽总是说很想在日本定居。根据日本法律,在日本签署劳工合同的中国人不能再次入境务工,除非来日旅游、留学或者与日本人结婚定居。

  “在工人里有一些真的和日本人结婚了,最后留在了这里。”尹丽丽说她不排斥这么做。“或者我想继续学习日语,争取以留学的方式回来。”尹丽丽说,不过还要征求家人的意见。

  今年才21岁的尹丽丽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和规划,她说来到日本出国务工是一个特别正确的选择,不管以后是去是留,这一段经历会成为她难以磨灭的回忆。

 

  “留学”名义打黑工

  他的美国梦没有实现 欠下8万元债务 几经磨难只留下刀疤

  “出国打工的苦,只有出国打工的人自己知道。并不是每一个‘外国’都是天堂,并不是每一个出国务工的人都能实现梦想。”这是在美国“打拼”半年的临沂小伙杨波(化名)在自己的微博中写下的话。

  8万元中介费,换来国外打黑工

  杨波今年22岁,目前在平邑县一家房产中介工作。16日上午,记者接到了杨波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杨波告诉记者,看到晚报最近关于出国劳务的系列报道后深有感触,他主动向记者讲述了3年前一段在美国“留学”的心酸经历。

  “说好听点叫‘留学’,实际上就是打黑工,这黑中介确实害人不浅。”杨波在电话中说道。

  3年前,杨波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一直赋闲在家。一天,母亲对刚从网吧回家的他说,“你准备下个月去办签证吧,你要去美国了。”

  原来,杨波的父母觉得他整天泡网吧不是长久之计,于是从亲戚那里借了8万元人民币,通过在青岛的亲戚在青岛一家出国劳务中介办理了一张美国某“野鸡大学”的假录取通知书,打算让他以留学生的身份去美国,然后在美国打工,签证过期之后就“黑”在美国。

  “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我连句完整的英语都不会说,怎么可能去美国挣钱呢!”可是家里的钱已经花出去,手续也已经办好,杨波只能乖乖听母亲的安排。

  端盘子变洗盘子,几天后被餐馆解雇

  两个月后,杨波和几个同乡带着复杂而忐忑的心情踏上了美洲大陆。“我才刚到美国,就已经欠下了8万的债!”在学校停留了几天之后,杨波就在中介的安排下来到了纽约。

  “在国内的时候,他们(中介)承诺给安排工作的,说可以在中餐馆端盘子,包吃包住有时薪还有小费,但到了纽约根本不是这样。”

  中介把杨波安排在新泽西州的一个很小的中餐馆里之后就不见了踪影。中餐馆的老板以杨波不懂英语为由把他的工作换成了洗盘子,每小时7.35美元。干了不到一周,杨波的手开始起泡,餐馆老板给了他100美元,将他扫地出门。

  杨波打电话给中介大姐,向她说明了情况,并请求她再为自己介绍一份工作。对方说可以介绍别的中餐馆,但是环境不会更好。她告诉杨波,有一份在日本寿司店打工的工作,学徒期间包吃包住工资抵学费,学成之后可以留在店里工作,月薪至少3000美元,但是该工作需要再交600美元介绍费。

  “我家还欠着8万呢,我当时想大钱都出了,也别在乎这点小钱了,豁出去了,于是就答应了。”很快,中介大姐给他发来了寿司店老板的电话和地址。

  在背着行李找了3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有好心的华人主动问杨波是否需要帮忙,他才在对方的带领下买票上车。原本两个小时的路程,杨波走了近6个小时。

  辛苦打拼几个月,换回一条伤疤

  “原以为能在寿司店好好学点手艺,但每天饭点儿时老板却总让我送外卖。”杨波说。而正是送外卖时的一次意外,使得杨波彻底放弃了他的美国梦。

  一次送外卖的路上,杨波遇到了两个黑人小孩儿。“当时天已经很黑了,加上他们俩也黑,所以他们拦住我的时候吓了我一跳。他俩嘴里说着我不能全听懂的英语对我辱骂,还把我手里的餐包抢了去。”

  杨波回忆着,“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包里的寿司要卖100多美元,让他抢去了我赔不起。潜意识里可能觉得他们就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儿,没啥可怕的。就伸手拉住了餐包的袋子。”这一拉不要紧,其中一个小孩儿抬手就给了杨波手臂一刀。

  杨波一低头,鲜血已经流出来了,再抬头,两个孩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由于没有保险和合法的身份,杨波只能在小诊所里缝合并包扎了伤口。“可能是我太娇气吧,但是当时真的觉得没法呆下去了,几个月的辛酸苦累一下子就涌上来了。打电话回家,跟家里说我在国外受伤了,我奶奶马上心疼了,说钱不要了,让我赶快回来。于是,伤养好后,我就回国了。”几个月的心酸历程,不仅没赚到钱,手臂上还多了一条伤疤。

  杨波坦言有时候会为当初的决定后悔,“我和当时的同伴还有联系,现在他们也有过得不错的,虽然没有合法的身份,但是挣的钱挺多的,如果我当时坚持一下,也许我现在已经还上家里把我办出国劳务手续的欠债还上了。但不管怎么说,黑中介确实不靠谱,要真有心出国打工,还是去咨询正规的派遣公司吧。”

 

(佚名)


188出国:出国劳务 出国劳务信息 出国务工 出国打工

本页地址:http://www.188chuguo.com/huarenxinwen/2016-12-27/10689.html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