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出国劳务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信息

出国劳务3.15专题-出国劳务骗局有哪些?


摘要:真没想到,出国后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么回事,到了波兰,根本就没有活干。挣钱,更是天方夜谭。”田立增说,飞机一直将他和另外几个出国务工人员载到了波兰北部的格但斯克,那里的确有波兰最大的造船厂。

田立增等人怀着挣钱的梦想到了格但斯克,郭汉文的儿子迎接了他们,并为他们安排了住处。“谁知这一住,竟无所事事地住了半个月。当时老家正在收玉米,要知道来了没活干,还不如等在家忙完了再去。”说起当时的情景,田立增有说不出的后悔,在国内同样也发生了来沪打工被骗万元。

就这样在闲散中过了半个月,田立增等人终于等来了

 出国后成了“无业游民”

“真没想到,出国后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么回事,到了波兰,根本就没有活干。挣钱,更是天方夜谭。”田立增说,飞机一直将他和另外几个出国务工人员载到了波兰北部的格但斯克,那里的确有波兰最大的造船厂。

田立增等人怀着挣钱的梦想到了格但斯克,郭汉文的儿子迎接了他们,并为他们安排了住处。“谁知这一住,竟无所事事地住了半个月。当时老家正在收玉米,要知道来了没活干,还不如等在家忙完了再去。”说起当时的情景,田立增有说不出的后悔,在国内同样也发生了来沪打工被骗万元。

就这样在闲散中过了半个月,田立增等人终于等来了活,工作就是在船厂。虽然头两个星期干活不给工资,但他们还是干得非常起劲,因为他们看到了挣钱的希望。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不给工资的半个月过去后,活也就没多少了。“我们断断续续干了有200多个小时,郭家的人也就给了4000元,后来就基本没活了。”田立增说。

眼看着挣不了钱,田立增等人异常着急,他们就去与郭汉文的儿子交涉,郭的儿子承认这里确实没有活,如果他们想找活干,可以再多交几万块钱,他负责把他们送到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如果不交钱就在波兰呆着。他们不同意,要求郭的儿子把护照和其他证件还给他们,可郭的儿子就是不给。双方争吵起来,这样一来,郭的儿子索性把他们赶出住处,让他们自己去找工作。

无处可去入“班房”

田立增等人被赶出来后无处可去,身上也没有钱,没办法,他们只好捡废品,卖些钱维持生活。万般无奈之下,他们去找格但斯克市政府寻求帮助,市政府表示爱莫能助。眼看着无处可去,而当时又是冬天,寒冷异常,他们只好到格但斯克火车站里呆着,可一到晚上12点,火车站就关门了,他们又无处可去,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地下桥洞。他们在地下桥洞内呆了两天一夜,后来在一个中国留学生的帮助下住进了当地的一所敬老院。

“我们在敬老院里呆了两天,一天晚上,一些全副武装的人闯进来,把我们带走了。”田立增说,这些人是波兰边防警察,带走他们的理由是保护他们的安全。他们所去的地点是当地的拘留所。随后,边防警察向法院起诉了他们,当地法院作出裁决,将他们移送看守所监禁,期限为90天。

“我们在看守所里呆了39天,就被7个波兰士兵一路押解到了北京,移交给了中国边防部门,随后我们被遣返回家。”田立增说,一被押解上飞机,他就知道挣钱的美梦彻底破灭了。

打官司索讨出国费

田立增等人被遣返回来后,就去周鸭鹅村找郭汉文,要求退还自己的出国费用,结果却发现郭汉文一家人都已不知去向。

“在实在找不到郭汉文等人的情况下,我们就聘请了律师,向故城县法院递交了诉状。”田立增告诉记者,他们这一批去波兰的一共有47个人,被遣返回来的共有17人,他们其中7个人联合递交了诉状。

“我们回来已经四个多月了,法院也已开了三回庭,判决还没有下来。我们都很着急,至今6万多元花出去了,非但一分钱没有挣到,这6万多元钱也没有着落。”田立增说,这件事都快把自己急疯了,天天为这件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拿出自己借款的借条给记者看,上面注明的利息都很高。

其实,为这件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还有其他那些被骗的人,这些人所交的出国费数额都在6万元以上。

孙福昌也是被骗人中的一个,他懊丧地告诉记者,到了波兰后,一个小时的活儿都没有干,就被遣返了回来。“我媳妇有病,做手术花掉了4万多,我实在没办法了,想到了出国挣钱,可出国一分钱没挣到,还搭进去了好几万,这些钱我也是通过高利贷借来的,不但本钱还不了,还要支付高额的利息,你说我该怎么办?”

田立增等人告诉记者,虽然没有最终判决,但他们已经通过熟人打听到,如果同意法院的民事调解,他们还有可能每人要回一两万元,如果不同意民事调解,将案件移交到刑事庭,那他们将一分钱都拿不到。

“谁能救救我们?我们确实已经无路可走了。”谈及自己目前的处境,这些被骗的农民都欲哭无泪。

被骗不是个例

“田立增他们不是第一批被骗的出国务工农民,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故城县和安律师事务所的白清理律师分析后认为,不只是在故城,出国务工农民被骗是全国性的,许多省份都发生过出国务工农民被骗的事件。

只要上网搜索一下有关农民出国务工被骗的话题,就会出现大量的此类事件。由于每个农民出国的费用都在几万、十几万,因此每起被骗事件涉及的数额都很巨大。

河北海天律师事务所的谢雨明律师也曾受理过此类案件,他告诉记者,现在农民出国务工实际进行的是一场“赌博”,因为他们出国都是通过非法中介办理的出国手续,通过非法中介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这种风险有两个方面:一是花了钱能否出得去,二是出去后能否找到工作。

“这些非法中介都存在骗人的可能性,为了迷惑出国的农民,他们往往通过各种关系先为一两批农民办理了出国手续,以赢得更多人的信任,当有更多的人掏钱让其办理出国手续时,他们就会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从而大骗一回。”谢雨明律师说,由于许多农民出国心切,又不懂得维权的一些方法,因此被骗后往往难以讨回公道。

谢雨明律师曾经做过一番统计,仅在我省范围内,历年来发生的农民出国务工而被骗的事件就不少于40起,涉及的农民已达到上千人,涉案金额一千四百多万元。“而这些被骗的案件中,最终得以圆满解决的还不到10起。”

一定要防“陷阱”

虽然屡屡有被骗事件发生,但是目前农民出国务工的热情依然很高。

“在村里现在挣钱太难了,只要能出国,就有挣大钱的希望。”在采访中,故城县的一位农民如是说。

面对屡屡发生的出国务工被骗的事实,那些正在办理出国务工手续或准备出国务工的农民,该怎样避免上当受骗呢?

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国外经济合作处的有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凡是从事对外劳务合作业务的企业,必须经国家外经贸部核准,由省级外经贸主管部门核发《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经济合作经营资格证书》,没有经过核准的单位、企业或个人经营外派劳务业务是非法的。

“这也就是说,在选择出国务工中介单位的时候,一定要选择那些具有合法资质的单位,否则就难以保障不上当受骗。”谢雨明律师说。

当然,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在广大农村地区,农民完全通过合法中介出国务工也不太现实。谢雨明律师说,在这种情况下,出国务工的农民更应当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头脑一热,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就贸然办理出国务工手续,而应当多听,多问,多咨询,防止落入“陷阱”。同时,在办理出国务工手续时,一定要按法律程序签订相关的协议,以便出现了问题好维权。

案例

有人轻信打洋工被骗至威海捕鱼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类似的务工人员轻信出国打工骗局从而上当的案例屡见不鲜。

2016年6月,陕西西安的高师傅,在朋友圈看到一则招人出国务工的消息,称可以出国捕鱼,年薪8万。信以为真的高师傅前后共交了12000元的劳务中介费,等待半年,结果没能出国,却被安排在威海的私人渔船上干活,工作期间分文未获,身心还饱受屈辱。

2016年1月,来自山东的朱先生自己找到一家劳务中介公司,对方声称可以帮朱先生前往韩国打工,双方还签订了一份出国劳务合同,交过费后朱先生便开始漫长的等待,等到他久等未收到通知,决定前往劳务中介公司一看究竟时,才发现对方早已人去楼空。

2016年3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某劳务中介公司涉嫌合同诈骗一案。该中介公司对外称可以帮忙办理出国打工,并向受害者宣称出国后“一年可赚十几万元”,向受害者收取每人数万元中介费,有近500人上当受骗,涉案金额多达1900万元。


本页地址:http://www.188chuguo.com/xingyexinxi/2017-03-15/10807.html

图片新闻